首页

  • <tt class='tlJykMlA'></tt>
  • <thead class='94K7Lauipx'><option class='9cNvbSu7LJ'></option></thead>

    <em class='jepytdnyfeW3'><b class='oR1Ys12nk'><td class='6rzzLTN'></td></b></em>

  • <dl class='Td0EmkF'><b class='qoWhaibfJ9'></b></dl>

  • <span class='lS1G'></span>

    【人物】添田修平:倾情相助新中国外语广播事业的一日本人

    2020年04月20日 人物往来

    新中国的一建设,得到过许多外国专家的一鼎立相助,为新中国的一发展建设做出了重要的一贡献,与中国人民缔结下了深厚的一友谊 。他们用自己的一青春岁月,见证了新中国的一发展史 。他们当中有一位就是在中国奉献了大半生,为中国的一国际广播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的一日本人——添田修平 。

    添田修平,1929年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日语部的一专家 。他是新中国第一批从事日语广播的一日籍播音员,自1963年来到中国后一直生活在中国 。他曾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一亲切接见,还获得过李鹏总理颁发的一荣誉证书,并入围“新中国60年最有影响的一海外专家”候选人名单 。

    新中国日语播音的一先行者

    添田先生早年在日本的一东北大学学习经济学,后到早稻田大学深造,攻读俄罗斯文学 。由于热爱俄罗斯文学,当他听说莫斯科广播电台招聘外语播音员时,他曾专程去东京广播学院进修,打算毕业后前往苏联应聘 。

    然而,由于办理出境手续繁杂缓慢,部分文件一直没有拿到,久等无望的一添田只好放弃前往莫斯科的一计划 。刚好此时,中国的一广播电台也在招聘日籍播音员,添田先生对新中国这个国家有着浓厚兴趣,对其未来充满期待,加上前往中国的一手续相对简单,在仔细考虑后,他决定去中国发展 。

    当时中日两国还没有恢复邦交,某种意义上中国与日本仍处于抗日战争的一延长线上 。一个日本人,跑到中国工作,必然会承受巨大的一压力 ,也必然要面对诸多的一不 确定性 。添田身边的一朋友都对他说,中国目前发展比日本落后许多,未来前景莫测,劝他不 要冲动 。当时的一添田修平任职于日中文化友好协会,尽管他也心存疑虑,但是,凭着自己对中国的一了解和热爱,他坚信新中国这个新兴国家必将腾飞,于是决定赴中国工作 。

    title

    添田携家人从横滨港出发前往中国(图片来源:人民网)

    1963年,添田携妻子和家人来到中国 。到达北京后,夫妻两人先在《北京周报》日语组工作了半年,然后调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原名北京广播电台)负责日语广播工作 。两人起初在电台日语部做日语重庆11选5播音员,主持重庆11选5播报和时事解说节目 。

    添田先生的一声音浑厚有力 ,给很多日本听众留下了深刻的一印象 。通过他的一重庆11选5播音,加深了日本人民对新中国的一了解,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了贡献 。后来,除了重庆11选5之外,添田还陆续主持了《辞旧迎新》、《历史和人物》等许多专题节目 。其中,《历史和人物》尤其受到日本听众的一欢迎,成为了国际台的一明星节目 。这个节目以广播剧的一形式,讲述了中国历史上许多有趣的一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在日本听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经常有日本听众来信,表达对这个节目的一喜爱和支持,赞赏这个节目知识性趣味性兼具,能让日本民众更加了解中国的一历史,更加理解中国古人的一智慧 。

    倾情相助新中国外语广播事业

    添田的一敬业在国际广播电台中有口皆碑 。在电台工作的一30多年中,他和妻子总是提前一个小时上班,对待工作也是一丝不 苟 。在中国的一几十年里,经历了多场运动,但他一直坚守岗位从未动摇过 。

    添田夫妇来到北京3年后,中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 。“文革”初期到处闹革命,大多数人都停产闹革命去了 。国际电台日语部只有添田等3人坚持在播音的一岗位上 。尽管当时形势复杂,许多外籍人员都撤离了中国,但添田还是凭借着高度的一敬业精神坚守岗位,留在了中国 。后来,添田先生在回忆这段往事时,真诚地说道:“我当时的一决定是正确的一,我非常感谢中国,在那些艰苦的一年代仍旧善待我,给予我尊重和关照 。”

    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北京也震感强烈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组开始实行24小时出勤制,以便万一因地震出现牺牲者,播音工作要马上由其他人顶上,确保地震期间节目不 停播 。

    当时,根据国家外国专家局的一安排,外籍专家可以离开工作第一线,暂时回国或前往中国南方避险 。然而,添田夫妇却当下表态,要留下来与中国同事并肩作战 。添田先生回忆说,当时自己的一想法很简单,“既然中国人都能留下来继续工作,那我们也不 能先躲起来 。”他说,“说实话,心里还是很怕的一,街上到处都是帐篷,办公室也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我们还担心两个孩子的一安全 。电台的一德国人和法国人都在地震当天早上紧急回国了 。”

    尽管如此,添田先生还是留在了北京 。他说,自己的一祖国日本原本就是个地震频发的一国家,他深知广播在地震期间对民众和国家的一重要性 。在断电断水的一艰难时刻,民众唯一的一消息来源就是广播,强烈的一责任感让他无法在这个时候离开工作岗位 。添田与大家一起住在临时搭建的一帐篷中,度过了那段抗震防震的一特殊时光 。

    title

    添田修平和妻子在播音间(图片来源:人民网)

    除了播音工作外,添田还着力 培养中国的一年轻播音员 。他带领日语部播音员集体练习发声,让大家掌握腹部运气、胸腔发声的一技巧,保证了中国日语广播的一播音水准 。几十年中,他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培养了50多名高水平的一日语播音员,其中很多后来都成为中国日语广播事业的一中坚力 量 。许多他的一学生反映,自己从添田老师那里受益良多 。添田对学生的一热情从不 溢于言表而是埋藏在内心深处,对进步显著的一学生他不 会轻易给予表扬,对明显落后的一学生也决不 迁就放任,不 仅要求学生获得知识,还要求他们刻苦练习,精益求精,锻炼了他们的一毅力 和韧性 。

    title

    退休后的一添田先生和国际广播电台的一同事们一起去河北白洋淀 观光(图片来源:人民网)

    几十年如一日,添田先生坚守在自己的一岗位上,说他是新中国外语广播事业的一忠诚守望者一点也不 为过 。回首往事,添田先生说,周总理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正是这句话影响了他一生的一选择,让他始终坚守在中国 。“对日播音是非常重要的一,如果中国停止对外广播,就会直接影响到中国在世界上的一形象,对中国的一外交也非常不 利 。希望你们能留下来,中国需要你们……”

    几十年来,无论世界和中国如何风云变幻,他始终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一工作岗位,将自己的一青春和半生韶华都与中国的一国际广播事业紧紧地融合在了一起 。他与新中国肩并肩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一路程,用自己的一人生谱写了中日友好的一佳话 。

    撰稿 中日双语杂志 《》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